關于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新聞中心 | 城市規劃 | 旅游文化 | 節慶會展 | 飲食文化 | 禮儀習俗 | 文化遺產 |文化藝術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產業
·北京君百和科技發展集團有·金旺堡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榮·運用薩提亞模式提升角色勝·傳播茶道精神,拈花微笑茶
  中國城市文化網首頁 > 城市人物 > 人物故事 > 正文
君子之風,山高水長——追憶舒乙先生一、二事
  中國城市文化網  時間:2021-4-28 22:39:29      來源:    收藏本頁

   舒乙先生永遠的走了。先生辭世后,各界人士追懷先生的感人事跡令人動容。作為名人之后,他傳承了很好的家風和道德文章;作為中國現代文學館的館長,他從中國現代文學館的籌備、建設到發展,篳路藍縷、嘔心瀝血。他參與設計的文學館的樓宇風格、花園草坪,不同作家的形象雕塑,甚至他所創意的巴金手模,文學館的逗號標識都是絕妙之筆;作為一名作家,他筆耕不輟、著述多多,曾獲中國滿族文學獎和優秀散文獎。他愛好廣泛,高齡之時還學習繪畫,在國內外多地舉辦個人畫展。他熱心公益和慈善事業,力主全家將老舍夫婦珍藏的齊白石、傅抱石等名家書畫無償的捐贈國家;作為政協委員的他,積極參政議政,十數年來以幾十項提案,為北京的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奔走呼吁,貢獻顯著;作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的他,為我國的文化建設事業向來敢講真言,獻良策,體現著一顆滾燙的赤子之心。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與舒乙先生生前的一些交往仍歷歷在目,從中感受到的先生的做人和品德更欽佩不已。由于愛好和為人脾性相近,我和舒乙先生曾有多次的接觸,多年后腦海中還不時浮現出他的音容笑貌。舒乙是頗有平民意識的名人,待人隨和、低調、和藹可親。和他交往相談,如沐春風,可感受到一種透在骨子里的溫文儒雅。熱情洋溢時,他會開懷大笑;沉思時,又靜若處子。我至今記憶猶新的是在安定門外他家附近的冷食店,我們邊吃冰激凌,邊談論文學的情景,也曾記得他在大連海上暢游萬米而不停歇的雄姿,似乎也感知到他因腦溢血而久臥病榻之上的痛苦和無奈,念及令人唏噓不已!

  我原本和舒乙先生并無交集,只是很早得知他是老舍先生的兒子,文革后寫了些回憶老舍先生的紀念文章和關于保護北京傳統文化的建議等。后來我知道在巴金、冰心等人的提議下,中央決策籌建中國現代文學館,舒乙先生是新館成立之后的第一任館長。我曾是南京大學的文學碩士,研究生時主修的是現代文學專業,到內蒙古一所大學任教后曾晉升為文科副教授。得知中國現代文學館建成的消息后,便冒昧地給素未謀面的舒乙先生寫信,自薦到新成立的中國現代文學館工作。未料到舒乙先生收到我信后,竟主動與我聯系,詳細了解我的經歷、志愿、著述、職稱等情況,此時我已調動到大連市工作,先后在大連民族大學和大連政府部門任職。舒乙先生又借到大連參加中國作家協會會議之機約我面談,認真考察了我的學術研究方面的能力和成果,甚至鼓勵我談談對中國現代文學館建設方面的一些思路和建議。后來我得知他不僅同意調我中國現代文學館工作,還提議我擔任中國現代文學館副館長,并報文學館的主管單位中國作家協會黨組研究批準,最終卻陰差陽錯,我的調動和任職一事在作協的第一次領導會議上未獲通過,原因是會議認為即便我調到文學館,但也難以在北京落戶。此時舒乙先生勸我耐心等等再次上會。當時我很迂,不善變通,便自動放棄了。失去了一次和舒乙先生共事、長期接受先生教誨的機會。

  如果說做為知名學者的舒乙先生對我這個普通的知識分子還如此盡力提攜、關愛有加,令我更感動是舒乙先生對一名普通工人的關心愛護,愈發體現了他的可貴品德。1997年盛夏的一天,正在大連酒店工作的普通搓澡工駱志中接待了前去洗浴的舒乙先生。小駱是名轉業軍人,幾年前攜妻帶子由江蘇淮陰到大連謀生闖蕩。從沒有架子的舒乙一貫喜歡和各色人等交談,在與小駱的聊天中舒乙問起了他的身世和經歷。起初小駱并不知道舒乙的真實身份,他雖說只是個打工者,但平日喜歡讀書。閑聊中,他和舒乙談到他所熟知的中國作家及其作品,還特別說起老舍的原名是“舒慶春”,這著實讓舒乙有些意外并感動了。一老一小相談甚洽。事后舒乙還高興地給小駱留下了北京家里的地址,歡迎他到北京做客。后來,他們書信往來頻繁,有次舒乙針對小駱信中傾訴的生活的艱辛和人生的感慨,殷切地教誨說“人生需要各種經歷,歷史需要各種情節。便權當成一種人生經歷吧,便只當成創造自己的歷史吧。需要的是有個主心骨,心中有個杠杠,事事不超過這個杠杠,熱情周到,而有尊嚴。”

  “創造自己的歷史”,這話真讓駱志中這位打工者振奮!為了多掌握一些謀生的技能,除了搓澡外,他還學會了足療和修腳。他將這些情形,都寫信匯報給自己心目中著名作家舒乙,舒乙復信熱情地鼓勵他,“學會了足療和修腳技術,很好!是實際的技能。靠勞動和本事吃飯,很充實,很踏實……人生在世,做人要善,朋友自然也多。”

  正是由于舒乙先生的鼓勵和自己的勤奮,小駱這個極普通的打工者沖破世俗的觀念,在一向別人看不起的行業中做出了成績,得到了人們的尊敬,用辛勤的汗水抒寫著小人物也是屬于這個時代的歷史。

  老舍先生當年自述道,“我自己是寒苦出身,所以對苦人有很深切的同情。……我的朋友并不都是教授與學者。打拳的、賣唱的、洋車夫,也是我的朋友。”舒乙在談到自己的父親時也是說:“老舍先生是一位待人極端熱忱的人,他眼睛永遠向下,正像他為自己起的名字‘舒舍予’一樣,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了別人……不愧是‘一切普通人的朋友’。”

  老舍如此,作為其子的舒乙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趙持平)

頁面功能:【推薦】【字體: 】【打印】【收藏】【關閉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人才招聘 | 服務內容 | 合作方式 | 會員注冊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權所有 中國城市文化網 京icp備19002258號-1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yingran0729@sohu.com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西路2號   電話:010-65017047


外国按摩精品视频在线观看